四川雅汇香江

全球客户服务热线

028-85247800

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最新动态

紫砂壶经典壶型推荐,你认识几款?值得收藏
更新时间:2019-05-06 点击次数:75次

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,西施、王昭君、貂蝉、杨玉环。其中西施位于四大美女之首,是美的代名词,其丰姿婀娜,貌美倾城,令人赞叹。但在紫砂壶界,也有一壶称之为“西施”。顾名思义,此壶应和西施一样美,或者说这种壶的灵感来源于西施。

1.1.JPG

▲西施壶

西施壶是紫砂壶器众多款式中最经典、最传统、最受人喜爱的壶型之一。西施壶壶身圆润,截盖,短嘴,到把,憨态可掬,实为品茗把玩的佳品。此壶型壶盖与壶身结合为圆球体,壶盖上有圆球形壶钮衬托,再加上特殊的倒把与小短的壶嘴,就形成了世人喜爱的西施壶,西施壶看似简约,实为严谨,好似浑然天成。此壶是紫砂爱好者必收的壶型。

1.1.JPG


▲明晚期沈君用制红泥西施壶

西施壶名字源于壶的形状,前人言西施壶壶型像古代美女西施的丰乳。自西施壶产生以来,很多文人就喜欢把西施壶的韵味比作美人肩,柔若无骨;又把壶身喻为西施那优美动人的曲线,丰神绰约,俊俏天成。

细看西施壶,确实很像丰满的乳房,西施壶的壶钮似乳头,流短而扁圆。壶底自然向内收敛,壶身上下一凸一凹,遥相呼应。壶把为倒耳之形,似美女倒垂的发髻,与那壶嘴贯通相融,倒茶时,把手便是美人纤细的腰姿。

整个壶身,圆润丰腴,浑然天成。所以被世人称为“西施乳”。后来人们觉得“西施乳”不雅,改称为“西施壶”。

2.1.JPG

▲吕尧臣制西施壶

3.1.JPG


▲鲍志强 西施壶

以美女的乳房为师创作的“西施壶”,因制壶人的理解的不同,追求不一,每个工手都是在基本器型上按照自己的审美概念来打造,所以壶型有高矮肥瘦各个不同,赋予壶以不同的韵致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徐友泉创作西施乳壶,概念要比后人(起码是现在的人)丰富得多。壶身,具象女人的乳房,不必多言。妙就妙在流和鋬的处理。壶流,是女人的一个断臂,这既是出于作为实用品茶壶的需要,在艺术语言上,也与断臂维纳斯有异曲同工之妙,用一种残缺的美,既满足了实用性,又使艺术表现力具有了强烈的冲击感。鋬,是女人抚摸自己乳房的另一只完整的臂膀,下粗上细,可惜后人读成了倒把。

日本明治时期的研究中国紫砂的学者奥玄宝,在明治甲戌年(相当于清同治13年)所著的《茗壶图录》中的“式样”篇章里,就有关于西施壶的记载:“式有数样,曰小圆、曰菱花...,美人肩、西施乳...”。 

5.JPG


▲马璟辉·西施套组

西施乳壶最早见之于清代吴梅鼎作的《阳羡茗壶赋》,其中对徐友泉更是浓墨重彩,大加赞许,甚至用“技而进乎道”来肯定友泉的功力。文中说:“尔其为制也,象云罍兮作鼎,陈螭觯兮扬杯。仿汉室之瓶,则丹砂沁采,刻桑门之帽,则莲叶檠台。卣号提梁,腻于雕漆,君名苦节,盖已霞堆。裁扇面之形,觚棱峭厉,卷席方之角,宛转潆洄。诰宝临函,恍紫庭之宝现,圆珠在掌,知合浦之珠回。至于摹形象体,殚精毕异,韵敌美人(美人肩),格高西子(西施乳);腰洵约素昭青镜之菱花,肩果削成采金塘之莲蒂。菊入手而凝芳,荷无心而出水。芝兰之秀,秀色可餐,竹节之清,清贞莫比。锐榄核兮幽芳,实瓜瓠兮浑丽。或盈尺兮丰隆,或径寸而平砥,或分蕉而蝉翼,或柄云而索耳,或番象与鲨皮,或天鸡与篆珥”。此中提到的一大堆名词,都是形形色色的紫砂壶款名,其中“美人”、“西子”指的就是美人肩、西施乳。吴梅鼎作赋时,吴梅鼎其父请时大彬再传弟子徐友泉到“朱萼堂”坐艺制作过西施乳壶。“朱萼堂”的藏品遭兵祸之后,吴梅鼎又请徐友泉的徒弟许龙文前来坐艺制壶,也制作过西施乳壶。吴梅鼎作赋赞扬的壶艺作品,当是“朱萼堂”要定制的主要作品。因此吴梅鼎记述徐友泉摹形象体、殚精毕异而作美人肩、西施乳,当可采信。

民国年间,由紫砂藏家兼紫砂史学家李景康、张虹合著的一部紫砂史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专著《阳羡砂壶图考》里,在记载徐友泉时写道:“又,友泉尝为吴梅鼎父延揽于家,穷年累月、竭智殚思,制有云罍、螭觯、汉瓶、僧帽、苦节君、扇面方、芦席方、诰宝、圆珠、美人肩、西施乳、束腰菱花、平肩莲子、合菊、荷花、芝兰、竹节、橄榄六方、冬瓜丽、分蕉、蝉翼、柄云、索耳、番象鼻、鲨鱼皮、天鸡篆珥诸式”。徐友泉,名士衡,友泉是他的字,明万历(1570~1619年)人,生卒年不详。从供春(明正德、嘉靖年间1506~1566年,生卒年不详)做出第一把有史可考的树樱壶到徐友泉的年代,中间只不过隔了50~70年左右,经历了赵梁、董翰、袁锡、时朋(时大彬之父)“四名家”以及时大彬这两代人。徐友泉是时大彬的弟子,这样算来,他应当是紫砂壶史上自供春之后的第四代人物了。目前在紫砂典籍中,尚未发现徐友泉之前有谁做过西施壶的记载,因此徐友泉是有史料记载做过西施壶的最早之人。

除了徐友泉之外,还有一位史料有载做过西施壶的,当属沈子澈。清吴骞编辑的《桃溪客话》载:“子澈胜国名手,至其品类则有龙蛋、印方....、美人肩、西施乳....”,还说:“子澈制作,力追友泉,所制壶式,亦多相类也”。沈子澈是明末崇祯年间的紫砂好手,晚于徐友泉,他的作品基本都是徐友泉做过的型款,创意上就大大打了折扣了。

西施壶史料所载仅仅局限于文字,从未描述过具体的形状,吴梅鼎也只是象征性的提到,美人肩、西施乳是“摹形象体”而来的。对于西施壶,古代文献,基本不见图形;实物传器又不会说话,古人又没有在壶上直接刻写壶名的习惯。所以历史上的西施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和今天所见到的西施壶和文献记载的西施壶是否同一回事。

入清以后的西施壶也零星见到一些图片,不过这时出现了一款实物量颇大的、被现在许多人称为文旦壶的紫砂壶品。 

现在我们大家所说的西施壶,主要是以王寅春、顾景舟所做的西施壶为蓝本,顾式较之王式,总体上大同小异,前者清秀、后者丰满。其中,一、倒把(古称反鋬);二、短椎流;三、乳形的盖子加身筒;四、截盖;五、乳头形的壶扭,这五大造型要素,王式和顾式两者都是一样的。王、顾之后的艺人所做的西施壶,基本都是沿用这款型制。当然,也有一些例外的,他们试图做一些创新,所做的作品脱离了前面“五大要素”,但还是不离“乳”这个母题。

王寅春、顾景洲都是从传统中走过来的艺人,传统功底根深蒂固,他们所做的传统器型应当是可以作为依据的。如果这个论点成立,那么,西施壶就有了一个实物的大体标准(五大要素),我们按图索骥,似乎就可以看出西施壶发展演变的一些端倪。以此为蓝本,所见载之于文献资料的,最早的实物图片,是明晚期(天启、崇祯年间)的沈君用所做的一只红泥粗砂小壶,底款:大明天启丁卯君用制(天启丁卯即1627年)。此品西施壶“五大要素”俱全,身筒颇似景洲款的西施,只是流略长些、倒把打开的幅度略大些,此壶图片收录在《阳羡砂壶图考》的下卷。 

9.JPG

▲王寅春 朱泥小品倒把西施 底款:阳羡惜阴室王 把款:寅春 

▲顾景舟制西施

可惜,徐友泉、沈子澈、许龙文的作品难以寻觅,清一代名家传世作品也很为罕见,于是今天紫砂人制作的“西施壶”基本学自“顾景舟、王寅春”二位大家的经典。在紫砂界有一说:西施壶形体尽极致之美,有令人怦然心动之魅力,一为顾景舟的西施壶,雍容华贵,像京剧里的“梅兰芳”。二为王寅春的西施壶,娇小玲珑,似京剧里的“荀慧生”。